按鈕文本
     新聞資訊
青山藏浩氣 碧水訴忠情
來源:騰騰電氣 | 作者:tengteng8896 | 發布時間: 2015-10-13 | 110 次瀏覽 | 分享到:


       這是一支烈火雄獅,穿行于腥風血雨;這是一支刺天的長劍,寒芒抖出神驚鬼泣;這是一支驍勇的鐵騎,創造出輝煌的戰績;這是一支無畏的勇士,定格成永遠的記憶。他,就是中國工農紅軍挺進師!

       初曉紅軍挺進師,是在前幾年為一家設計公司寫縣紀念館文本時,其間著實也感動了一陣子,但隨之便遠淡而去,就像那漂浮在長空的云,這或許是窮留在書山史海里沒實地探究的緣故吧,此番一經扯動,便鮮活了那幾乎消失殆盡的記憶。記憶中的挺進師,是一支威武雄壯之師、百折不撓之師,其編制源于贛東北懷玉山慘烈突圍的紅10軍團余部所組成,全稱是中國工農紅軍挺進師,師長便是后來鼎鼎大名的共和國十大將之首的粟裕,政委劉英。挺進師組建之日,恰逢中央紅軍于黔北十萬大山苦謀跳出敵人重圍之時,為減輕中央紅軍的壓力,這支年輕的武裝便毅然從贛東北揮師入浙境。征戰途中,隨著僅有的一部電臺被毀掉就注定了前途的百倍艱辛,從此孤懸敵后與黨中央、閩浙贛省委失去聯系,相繼在浙西南、閩浙邊與數十倍于己的敵人展開殊死較量達三年之久,留下了許多可歌可泣的故事。

       天,分外的藍,暖日照射著大地,我們“重走紅色征程路,常懷愛黨報國心”近十名黨員和積極分子驅車前往革命老區泰順縣,體驗紅軍挺進師當年艱苦卓絕的三年游擊戰爭生活。車過蒼南駛入泰順地界,但見谷深山聳灌木蔥蘢,藤蔓瘋長于深灣野箐,交織纏繞得密不透風,野性而桀驁不馴,恰是一座碩大的帳篷拔地而起,人隱其間,如針墜闊海羽落莽林要尋談何容易?是天然的用兵場所、游擊藏身的絕妙佳地。目光掠處,時不時飄過來一座蔥林蕩過去一片竹海,在冬陽的映襯下平添了不少詩情畫意。我想這山山嶺嶺絕沒而今這般柔媚,是焦愁的、苦悶的,那時時晃動奔踏的身影、那陣陣廝殺高喊的聲音、那聲聲炸耳破天的槍彈織成一幅幅慘烈的畫面,傷了青山心斷了峰嶺肝……盡管歷史的煙云早已遠去,但卻抹不去青山那刻骨的記憶。

       小車猛然向右側一拐駛上了一條單向的盤山公路,在彎彎繞繞的崇山峻嶺間向白柯灣爬行,夾道的茂林修竹擋住了那一段段令人膽裂心寒的陡壁峭崖。一路盤旋而上,開始沿途還時不時閃過一些村寨,慢慢地便越來越少,后來甚至看不見了,入眼盡是峰的天地嶺的世界,這條蜿蜒不下10里的盤山公路,竟然走了近兩個小時。

   白柯灣因村口兩棵參天的古柯樹而得名,葉茂干粗傲然挺立任你風來雪壓,猶如飽經風霜的時光老人,見證著80年前的那一幕幕烽火硝煙。村頭幾棵古老的苦楮樹下,有一座不起眼的小宮廟,簡陋矮小,僅能容納10多人,這就是中共閩浙邊臨時省委舊址。1935年10月,中國工農紅軍挺進師在劉英、粟裕的率領下挺進閩浙邊和葉飛領導的閩東獨立師一部會合,就在這座小宮廟里召開了第二次聯席會議,討論紅軍面臨的困境和今后的出路問題。次月,中共閩浙邊臨時省委和省軍區成立,劉英任臨時省委書記兼軍區政委,粟裕任組織部長兼軍區司令員,葉飛任宣傳部長兼少共(團)省委書記。時臨時省委下轄浙西南、閩東兩個特委,游擊隊員頻頻活躍于閩浙地區。其中浙南革命根據地以泰順、福鼎、平陽(今蒼南地區)、瑞安(今文成地區)四縣為中心,兩支年輕的武裝背靠背共御強敵,譜寫了一曲曲感天動地的浩浩長歌。

       小宮廟右側不遠處是一座粉墻青瓦的傳統江南民居院落,磚木結構分上下二層,吞口兩邊各一屋,分別是劉英和粟裕辦公和起居之所,房間狹小光線昏暗,內有木床、辦公桌、相照和各自生平簡介。民居的對面是寬闊的紀念廣場,入口處的臥碑上,時任國家軍委副主席、國防部長遲浩田題寫的“中國工農紅軍挺進師紀念館”幾個大字金光閃閃;廣場正中的不銹鋼旗桿挺立在藍天下,鮮紅的旗幟獵獵飛舞;廣場正前方是高大巍峨的中國工農紅軍挺進師紀念館,館分上下兩層,綠色琉璃瓦與周圍的青山翠竹相映生輝,古樸而莊重。館中陳列品堪稱大觀,有蓑衣、斗笠、衣褲、書籍,筆記本及鍋碗瓢盆,匕首、梭標、鳥銃……無聲地傾訴著那段崢嶸的歲月。鳥銃已生銹,梭標已黯然,匕首已無光,然而,這便是當初紅軍開創一個新世界的神器。置身此間,仿佛走進了那烽火連天的歲月,耳旁猶響那密林中、那峽谷里、那山崗上無數次慘烈的搏殺。

       紅軍之所以謂紅,注定與眾不同;戰旗之所以亮,本是鮮血染就。圖片中的挺進師隊員,年幼的僅十七八歲。十七八歲,還是個大娃娃,稚嫩的臉上卻飽含堅韌,義無反顧地踏上了征戰的沙場。圖片中的勇士,有的迎來新中國的成立,更多的卻埋骨在莽莽叢林之中。這是一支年輕的部隊,同時又是一支勇往直前的部隊,領頭人劉英、粟裕便是非同凡響的人物。

       劉英是1929年朱、毛紅軍挺進家鄉瑞金時參的軍,短短幾年間便一躍成為中國工農紅軍的一名高級政工將領,先后擔任過紅軍連指導員、營政委、團政治部主任、團政委、師政委和軍團政治部主任。挺進師北上后,與粟裕一起制訂了“分兵以發動群眾,集中以打擊敵人”的游擊戰術,在各地紛紛建立黨政組織,開展了轟轟烈烈的查田、插標、分青苗運動,燎原的星火相繼在浙西南、浙南一帶熊熊燃燒,令國民政府惶惶不可終日,如芒刺背。

       挺進師的另一領導湖南會同人粟裕,時年28歲,猶小劉英兩歲,更是難得的軍事帥才,自20歲便參加了南昌起義,后隨朱德上了井岡山并參與了歷次反“圍剿”戰爭,從營長、團長、支隊長、師長、軍參謀長到軍團參謀長,是紅軍部隊中年輕的高級軍事將領。北上的挺進師名曰一個師,實則編制僅僅500余人,在浙西南、浙南、閩東北地區頻頻游擊的日子里,粟裕每每以微薄的兵力抗擊著數倍于己甚至數十倍于己的敵軍清剿,破解了兵微將寡、槍彈貧乏、通訊失聯、糧草不繼、民眾誤解、悍匪襲擊、國軍圍堵的層層難題,忽東忽西巧妙周旋,猶如鐵釘釘地在廣袤的山鄉堅持了三年艱苦卓絕的游擊戰爭,打退了敵人一波又一波的清剿合圍。

       首次大規模的戰斗爆發于1935年7月,至次年3月結束長達8月之久。國民黨悍將宣鐵吾、衛立煌、羅卓英指揮中央軍、浙江保安團和地方武裝共40個團七八萬兵力在浙西南根據地反復圍剿。挺進師分兵阻擊,然眾寡懸殊,損失慘重,僅英勇犧牲的地方高級干部、軍中優秀指揮員就多達20余人,死傷、被捕入獄者近千,根據地最終失守,余部在粟裕、劉英的帶領下突入浙南。

       二次大圍剿同樣歷經艱辛,時劉建緒接任閩贛浙皖四省邊區公署主任,糾集正規軍6個師、兩個獨立旅及四省的部分保安團隊共十萬余兵力,向閩贛浙皖四省邊區的紅軍發起瘋狂的進攻。其中,浙南為重點圍剿對象,浙贛鐵路以南、甌江流域和浙閩邊境層層布防,兵力達3000余眾。1937年的1月,愁云慘霧籠罩著泰順峰文鄉的山山水水,密密麻麻的國民黨軍隊、反共義勇隊、壯丁隊螞蟻似的蜂擁而至,村口碉堡把關虎視眈眈,寨子移民并村特務亂竄,山上是搜尋部隊的大呼小叫和瘋狂燒山的騰空烈焰,時聞爆豆般炸響的槍彈和驚天動地的喊殺聲,敵我雙方的鮮血染紅了山崗浸透了草地,當年蘇聯《紅星報》曾報導過“峰文大戰”大戰的消息。這場長達半年之久的清剿與反清剿直到6月才漸告平息,英勇的挺進師將士在餓虎群狼中穿來繞去,將游擊區的范圍擴大到浙江南半部的30余縣,還一度活動到蔣介石的老家奉化附近,使敵軍防不勝防,疲于奔命。最后,敵人也不得不沮喪地承認:“以數萬之眾,剿千百之匪,數月于茲,未奏膚功。”


        這是一片英雄的土地,這是一片血紅的記憶,隨便截取一個片段都讓人感動淚滴:在這場慘烈的爭奪戰中,泰順境內共有五六百名干部和群眾英勇獻身,有四五百間民房被無情地燒毀。在血火翻滾中,挺進師將士活著的舍生忘死,受傷的頑強歸隊,被俘的誓不投降,絕境的縱身跳崖!巖泉滴淚,青山含悲,演繹出一曲曲感天動地的悲壯詩篇。站在白柯灣挺進師紀念館后面遠眺,遠峰、近嶺、村鎮一覽無余,真是進可攻退可守的藏兵制高點,讓你不得不佩服粟裕這千古一將的軍事眼光,難怪之前有國民黨老兵來參觀,嘟噥道:“打死我也想不到,紅軍挺進師的根據地會設在這種鬼地方!”

   是的,不說他一個小兵不信,就連國民黨軍政要員也相顧失色。他們曾無數次驚嘆紅軍飄忽不定的游擊,可他們咋知這“飄忽不定”四字來得何其艱辛?那食不果腹奮力前行的身影,那衣不蔽體咬牙硬挺的疾奔;他們曾無數次驚嘆紅軍“百折不撓”的意志,可他們咋知這“百折不撓”是何等超強的韌勁?那攀藤越壁蕩去飄來的驚險,那槍響血流戰友倒下的長恨。他們永遠無法理解吃野菜、咽草根也死守山林;他們永遠無法理解鉆巖洞、宿荒嶺也長亮火燈!

       在挺進師紀念館展出物中,有不少抗日救亡的圖片,在中華民族面臨亡國滅種的緊要關頭,國共兩黨摒棄前嫌開展第二次合作,調轉槍口一致對外。1937年8至10月,浙南國共雙方達成合作抗日的協議,挺進師全體將士下山齊赴平陽山門,改編為國民革命軍閩浙邊抗日游擊總隊,粟裕任司令員,劉英任政委。次年3月,粟裕率領抗日游擊總隊500余人開赴皖南,編入新四軍第二支隊第四團第三營的戰斗序列,后發展成威名遠播的“老虎團”,其驍勇善戰在抗日戰爭、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戰爭中威名遠播,書寫出一頁頁燦爛輝煌的傳奇篇章,至今番號猶存。

       粟裕率挺進師赴江南抗日戰場后,劉英留守浙南繼續開展抗日救亡工作,1942年2月因叛徒出賣在溫州被國民黨當局逮捕,不久遇害于永康方巖馬頭山麓。粟裕歷經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,演繹出一幕幕威武雄壯、氣吞山河的經典戰例,令日偽頑軍膽裂心寒。其中首戰“韋崗戰斗”便威震江南挫敵兇焰,擊破了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,神鬼莫測的游擊戰術打得日軍如坐針氈;在摧枯拉朽的解放戰爭中,尤以蘇中戰役、孟良崮戰役、渡江戰役更是將他的軍事指揮藝術推向巔峰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,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、國防部副部長、中央軍委常委等要職,1984年2月病逝于北京,走完了他77年的傳奇生涯,是共和國杰出的革命家和軍事家。

       這是一首感人的曲,這是一支雄壯的歌,在整個中國革命云暗天低的日子里,紅軍挺進師猶如一把鋒利的匕首狠扎入敵人的心臟,成功地牽制和消耗了國民黨軍大量兵力,有力地掩護和策應了中央紅軍的戰略轉移,功不可沒!這一支烈火雄獅將星璀璨,共誕生了大將粟裕,少將張文碧、劉亨云和陳鐵君四位將軍。之外,還有寧波軍分區司令員余龍貴、四平軍分區司令員舒雨旺、中國人民志愿軍炮兵師副師長傅狂波......

       時光暗淡了刀光劍影,歲月遠去了槍彈嘶鳴,但當年劉英、粟裕統率戰斗的挺進師卻鮮活于人們的記憶,銘刻于浙南的山山水水。青山藏浩氣,碧水訴忠情,挺進師的輝煌業績將永遠載入中國革命斗爭的史冊。

塞尔达卖什么药水赚钱 黑龙江11选五5什么时候开始 中国的股票配资平台怎么样呀 刘伯温全年资料四肖选一肖 山东群英会近50期 江西多乐彩开奖公告 南方福彩双彩网 36选7好彩1 排列三魔图如何看 辽宁快乐十二电子走势图 贵州 选五开奖一定牛